编剧or导演?

  最近电视台实习,后期制作是最近接触最多的东西,我看的电影很少,在我记忆里能想起的关于导演的电影,应该只有《买凶拍人》,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是在大学期间的一堂课上,电影的情节也忘了差不多,唯一有印象就是剧中一个年轻副导演在拍摄杀人现场之后的后期制作,真是相当的震撼。现如今我开始在电视台学习后期的剪辑,最近脑海中总是又浮现起电影中的这个情节,今夜无眠又忍不住看了一片。不去深究电影要传达什么?这都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想更多从现在的工作中去谈,电视台的编导是一个很全面的工作,从写稿到后期制作,几乎要一手操办。一个好的节目不仅要有好的策划稿件,更要有来源于编导的艺术渲染,好的电影也是这样,编剧和导演都是不可或缺,我喜欢有故事的电影,对于张艺谋,陈凯歌那样华丽的大片真不感冒,《买凶拍人》让我聆听了一段精彩的故事,也让我让的视觉得到了一次影像的艺术体验,仅从导演和编剧来讲这真是一部难得的好电影,关于编剧和导演孰轻孰重的思辨,也让我在下面的这篇来源于豆瓣的《拍凶拍人》的影评中得到了启示:

  开始看电影时,看了几部流芳百世的阿甘正传,霸王别姬,肖申克的救赎等,就会觉得,好电影关键要好剧本。看的电影多了一些之后,也觉得,这句话说得没错,好电影中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剧本要好,毕竟,电影拍的是故事,好故事才能出好片子。但后来,慢慢摆正了自己的一个思想,并非只要是好故事都能出好电影,电影的魅力不在于文字,而在于影像,最吸引人的部分往往不是对于景色心情的描写,而是某个镜头。这个镜头传达出了一种超越文字的吸引力,正是这种吸引力,使得剧本文学只能作为电影艺术中的一个环节或者说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但却不能成为全部。

  导演与编剧孰轻孰重这个问题一直横亘在我心中很久,直到看了《买凶拍人》之后,茅塞顿开。片中葛明辉扮演的杀手为了赚钱养家开始帮富婆杀人同时需要拍摄下全过程,为了使拍摄效果满足富婆们的报复欲,于是逼迫张大明扮演的导演做摄像。片子中也一直不断地强调——导演的作用。导演要拍摄下杀人的全过程,还要完成后期的制作,为影片选择音乐,当演员不见的时候还要找替身,等等等等。在分工日益细化的好莱坞电影模式下,导演当然已经不用负责这么琐碎的事情,但导演依然要统筹,要实现文字到影像的转变。而一部电影到底是文字老大编剧更重要呢?还是影像老大导演更重要呢?我的答案很没有创新,都重要。

  就如同电影中的情况,杀手与导演的合作中,杀手负责杀人,是片子的基础和核心;而让富婆们瞠目结舌的电影效果却是导演一手炮制出来的艺术品。所以说,剧本是编剧的舞台,而镜头是导演的武器,好的电影没有一方可以被忽视。

  平(我的)心而论,姜文,张艺谋,陈凯歌都是一流的导演,而他们也仅仅只是一流的导演而已。王朔,苏童,李碧华都是一流的编剧,而他们也仅仅只是一流的编剧而已。只有姜文的镜头碰上王朔的故事,陈凯歌的创作建立与李碧华的剧本,张艺谋的场面描绘的苏童的幻想,才能创造出所谓“最好的”电影。脱离了好的剧本,他们都输在了空洞的场面,《太阳照常升起》《无极》《十面埋伏》,画面上都气势磅礴,《太》有姜文的暖色奢华,《无》有陈凯歌的飘逸,《十》是张艺谋电影的色彩美学,但这三个电影放在一起就是“太无实”——“空”就一个字。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就是想听好的故事,而我之所以会选择到电影院来听故事就是喜欢影像这种方式。他们都把方式演练到了极限,却没能够找到一个好故事。这就好像赵忠祥用他在动物世界中的声音,却不停的念着“咿呀啦啼哟喉喽”。而大家总是说,电影拍得没有原著好,我也这么说。但其实这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点,我在用电影和文学比,到底是文学打动了我还是电影打动了我?假如王朔的小说是一个铁球,我被这个铁球狠狠地击中了头部,许久恢复不过来,沉醉其中,而改编他的小说的导演只是给这个铁球穿上华美的新衣,却没有改变铁球的形状,那当这个铁球再次击中我的时候,那必然没有上一次那样的痛,还会因为新衣而在我的头上软着陆,感觉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痛了;但如果导演把这个铁球经过再敲打,变成了一根十米长的铁针,他不需狠狠的袭击我,只要在原来的伤口上轻轻一击,我就当即毙命。好的故事,加上好导演的再创作,总是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只是通常,很少有导演会去好好的研究手头的故事。铁杵磨成针的几率基本上等于出好片子的几率。

  编剧毫无疑问是重要的,而导演却是另一种创作,而这种创作,确实使电影区别于音乐,文学,绘画而独立成学科的关键之所在。达里奥?福的著名剧作《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毫无疑问是千载难逢的好剧本,但不同的观众会选择不同的舞台剧来热爱,有人喜欢孟津辉版,而像我这样的人就硬是要喜欢赖声川版。因为赖声川大胆选用《我愿意》这首歌给原著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角度。当赵自强高唱“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观众看到的不只是讽刺,黑色幽默,还有爱,还有生活。这就是导演在剧本上的再创造。

  而在分工日益细化的电影业中,一部好的电影总是融合了多种成功的因素,好的故事,好的导演,好的剪辑,好的配乐。如果想打造一部绝世好片,缺一不可。而好的故事并不一定非要是霸王别姬式荡气回肠悠悠五千年,好的导演也不一定是非要把热气球染成红色的大胆执著,大制作与好不能等同,只是大制作更有缔造好的可能。可惜往往经典总是不垂青那些万事俱备的大制作影片,倒是像《买凶拍人》这样的小成本制作总是能成为我这样的人心中永恒的经典。我来说说原因吧。

  首先,如同前面已经说过的,编剧导演均好。《买凶拍人》的故事虽然没有荡气回肠,但很有味道,而且YOU SHOOT I SHOOT的理念直击电影的核心元素。胖彭也很有表现力,其中有几个镜头,比如以组连排他们拍人的场面加上配乐,张达明和橦口明日嘉擦出火花,詹瑞文展现自己对于表演的理解(每次一看见詹瑞文三个字我就疯狂的乐)等,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好像曾经在我的生活中发生过一样。

  其次,我很喜欢片中的通口明日嘉。往常看到演风尘女子的故事的时候,就很难发自内心的喜欢,顶多是对其的悲惨遭遇表示一下官方的同情,并对其难言之隐也表示理解。而通口明日嘉所饰演的AV女,完全不带有任何色情的元素。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演员,苦闷找不到好的角色,而谈及自己做勃起辅导员的时候她也只是自然的讲出来,面带微笑,似乎这些没有什么,只是她工作的一部分。这就是天使,可以不问出身的美好。而人世间的事情却是,我们每个人都拖着自己长长的历史作为标签。此时的彭胖,他的镜头不带丝毫的偏见,他没有给这样一个女子染上一点世人的眼光。所以他镜头下得AV女星总是比良家妇女还显得更有魅力。因为,胖彭让我看到了事物美丽的一面。(突然想起某个友邻说,出卖肉体总比那些出卖家人,出卖朋友,出卖灵魂的人强。)

  同时,这个片子中使用最妙的人物就是詹瑞文扮演的替身演员。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詹瑞文很可怜,最适合演独角戏,因为他那个样子无论出现在哪个舞台上和谁搭戏,站那不动都足够让人笑半天。很想看看他跟赵本山,葛优同台演戏会是个什么效果……胖彭帮老詹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让他跳出得恰到好处。从他穿的衣服赫然竖起的中指直指自己的头就可以看出,这个替身演员必然是一个SB。果真,他把这样一个如同尹天仇一样的演员演到不能不让人想狠狠抽他一顿。尤其是他那俩个酒窝,怎么就那么欠揍。这就是詹瑞文的魅力,作为一个演员,可以把一个角色塑造出一种全新的感觉,这就是演员在一个电影中最亮眼的地方。谁说好电影就是好剧本加好导演,好的演员像詹瑞文,宋丹丹,赵本山,葛优,李立群,梁朝伟,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霸王别姬这出戏一直为了表现楚霸王项羽临死前对虞姬的感情和他个人的英勇。楚霸王是绝对的第一主角。而到了梅兰芳和程小楼合演霸王别姬的时候,梅兰芳把思凡的曲段引入虞姬的角色,并配以绝妙的剑舞,使得虞姬的戏份越来越重,到现在,霸王别姬一出已经用来表现虞姬对霸王忠贞不二,虞姬已成为公认的第一主角。这就是演员扭转乾坤的故事。

  电影的魅力就在于此。一部电影的诞生牵涉了太多的环节。一部好的电影必然是有一个或多个闪光点。而导演,就在于让剧本燃烧成生活,让所有的环节都鲜活起来。

  《买凶拍人》正是这样一部很和我口味的电影。也是继《家有喜事二》《东城西就》之后我最喜欢的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从来不喜欢大场面大制作,至多就是个武打场面无人能敌。美国拍恐怖片拍电锯惊魂,香港的恐怖片取个名叫人肉叉烧包……到最后用了个茶餐厅里的东西,而确实,香港的电影中全是生活,就是这种生活使得电影这种团体艺术更有生命的感觉。胖彭的《AV》《公主复仇记》《大丈夫》《破事儿》都是这样。   

         电影这种团体艺术需要一个好剧本是毋庸置疑的,而一个懂得镜头语言的好导演才是伯乐之余千里马的关系。毕竟买凶拍人的时候,杀是必要的,怎么拍才是亮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