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儒家

  题记:历史,宜作为鞭子,策马前进;不宜作为绳索,羁绊脚步。历史,宜作为取之不竭的思想宝库,滋养精神;不适宜作为重负,压弯脊梁。–中华历史,举世宝藏;如何撷取,今人之智。
  也许反思儒家千年来的不明觉厉毒害作用和宣扬其精神同样值得推崇,历史上许多文人为反对而反对,先站队后主张的做法某只愿一哂而揖,今人的许多做法并不比他们强多少。
  对儒家思想有深刻体会的,我想任谁也不敢说超其右了,那就是距孔子100多年后走上历史舞台的庄子(约前389~前286),其大胆的提出: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更是令人不敢想象。庄周继承老子学说,有老庄之说。虽说学派门第有别,但以一代宗师之身份其品评儒家定有其独到过人之处,最了解你的人恰恰是你的竞争者甚至敌手…
  儒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适奴隶制社会正在走向瓦解崩溃,社会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周王室衰微,诸侯坐大,维护奴隶主宗法等级制度的“周礼”遭到极大破坏,强大起来的诸侯们互相争霸,社会处于动荡之中。这时候代表各阶级利益的知识分子异常活跃,成为一支重要的社会力量,他们纷纷登上历史舞台,著书立说,提出解决社会现实问题的办法,形成了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儒家学说的创始人孔子代表着没落奴隶主贵族阶级利益,主张克己复礼,希望恢复社会各阶级复杂的礼仪秩序。他的核心思想是“仁”。看孔子所代表的阶级,我宁愿读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要知道那是两千多年前的读书人啊!本着春秋战国时知识分子的清高也应这么读,那时的知识分子有多牛啊,或可直接觐见诸侯,阐述治国理念,而王侯还得耐心听完,不然怎么抛砖引玉礼贤下士啊!旧时王谢堂前燕,怎可能为老百姓说话,且春秋战国时社会等级森严,再怎么礼崩乐坏贵族(贵族也要分几个等级,相互之间婚嫁也有严格的要求)和平民之间是不可逾越的,民风如此!非不可,是不能也!
  始于孔子的儒学,在不断的发展中充实自己,至孟子荀子发扬光大盛自成一家。先秦儒家并不受诸侯待见,盖因时事势也!弱肉强食,丛林法则,虎狼环伺。没时间讲仁义礼智信,诸侯更愿立竿见影,毕其功于一役,今日变法,明天做大。故温文尔雅、不偏不倚、不猛不刚大讲中庸和谐的儒学没有市场,东游列国想把自己及自己的学说推销出去的孔子,无奈黯然又回去宅起来了。同时代的一位法家代言人却成功的上位了,卫国国君的后裔,姬姓公孙氏,故又称卫鞅、公孙鞅。后因在河西之战中立功获封商于十五邑,号为商君,故称之为商鞅。
  他的变法立竿见影,法治严苛为秦人骇然。事实上秦法严苛以致残酷也注定了后世秦仅传二代,非胡亥一己之过也!商君之变有一,打通了平民甚至奴隶升至贵族的通道,赢得了民心,也深得秦孝公之许,但深深触动了王族阶层的利益。孝公既亡,惠文王初立。主少国疑,王族反扑,卫鞅惨遭车裂。其时,注定了中国几千年来变法必定血雨腥风、你死我活的结局。变法者更多不得善终,甚至还有被挫骨扬灰的死无葬身之地的境遇!商君的悲剧告诉后人,开弓没有回头箭,此箭不容天地间!是一条不归路,变法之难无出其右!
  始皇帝也深知秦之强大一统得益于法家,一直为智囊的李斯官也越做越大拜为丞相。李通古明为法家,然所学甚杂,曾拜儒家荀子为师,此时荀子的思想非常接近法家,讲的也是治理国家大计。又和著有《韩非子》(可以和 尼洛科·马基亚维里的《君主论》PK。P个啥劲呀,比他早了1700多年)的韩非亦师亦友,可恼韩非此人身为一个思想家,却是结巴,大大的硬伤。无法像纵横捭阖的苏秦张仪忽悠一下就带甲百万。结巴也就罢了,写的居然是帝王之术。被嬴政颇为忌惮的韩非被下狱处死了。可见此时的儒术已非夫子当年之说,儒家此时为迎合形式开始包容法家的“法、术、势”。呵呵,道亦有道,盗亦有道,兼续并收,包容创新本就是做学问、著书立说,开宗立派之根本。后人若没有这点智慧,怎及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人们。
  以其说,董仲舒谏刘彻罢百家、独尊儒,开始儒一家独大,莫不如说自李斯始,儒术已开始潜移默化并影响或曰开始毒害中国了。但李斯悲剧的结局和他对中国几千年政治、经济、文化甚至书法的影响并不矛盾,人无完人嘛。车同轨,行同文,统一度量衡,废分封,立郡县的背后推手是他。抄《吕氏春秋》创小篆字体也是他(始皇帝酷爱巡行他的郡县,每到一地,必令李斯刻石纪念,后人才拓印得此小篆)。焚书坑儒的还是他,李斯居然考证出两百年前他的先祖惨死陈、蔡和孔子有莫大的关系。原来孟轲所言:"…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智…"不是虚辞,而是纪实。权倾朝野的一国宰相决定报复,才将461儒士坑杀。即便如此也是未伤及到儒家根本,否则历史走向大变了。

  汉文帝景帝,皆推黄老之术,何谓?传说中的黄帝和老子为创始人,所以得名。作为一种哲学思想,黄老之术形成于战国时代。在西汉时期,这一派的代表们假托黄帝和老子的思想,实际上是道家和法家思想互相结合,并且采纳了阴阳、儒、墨等学派的观点。 从内容上看,黄老之术继承、改造了老子关于「道」的思想,他们认为「道」是作为客观必然性而存在的,指出「虚同为一,恒一而止」、「人皆用之,莫见其形」。 在社会政治领域,黄老之术强调「道生法」,主张「是非有,以法断之,虚静谨听,以法为符」。认为君主应「无为而治」,「省苛事,薄赋敛,毋夺民时」,「公正无私」,「恭俭朴素」,「贵柔守雌」,通过「无为」而达到「有为」。所谓“无为”就是要求政府尽量不要干涉人们的生活,大政方针该定还是要定的。不要一味追求所谓的丰功伟业和政治霸权。 上述主张在汉朝初期曾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结果出现了中国历史上「文景之治」的盛世。到东汉时,黄老之术与新产生的谶纬之说相结合,就逐渐演变为自然长生之道。“文景之治”其实更多的是休养生息,薄役轻赋,藏富于民,四十年两三代人的韬光养晦,对匈奴的屡次犯边忍辱后退,和亲求安。对南越自立亦休戈至矛以德感化,居然成效斐然。后来的汉武帝大举穷兵黩武“犯强汉者,虽远必殊”均以此为经济基础。
  汉武帝开创了西汉王朝最鼎盛繁荣的时期,那一时期亦是中国封建王朝第一个发展高峰。他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使汉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皇帝之一。此外,汉武帝是中国第一个使用年号的皇帝。
  其在位期间,曾用年号有:建元、元光、元朔、元狩、元鼎、元封、太初、天汉、太始、征和、后元。谥“孝武”,葬于茂陵。
  若历史可以倒叙,刘彻定会讥笑某太祖一介填词书生误国仅此而已,若论文治:颁布推恩令,以法制来推动诸侯分封诸子为侯,使诸侯的封地不得不自我缩减。同时,他设立刺史,监察地方。加强中央集权,将冶铁、煮盐、酿酒等民间生意编成由中央管理,禁止诸侯国铸钱,使得财政权集于中央。思想上,采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为儒学在古中国的特殊地位铺平了道路。当然,汉武帝时期,汉朝亦不曾缺少法治思想。在宣扬儒学的同时,汉武帝亦采用法规和刑法来巩固政府的权威和显示皇权的地位。因此,汉学家认为这更应该是以儒为主以法为辅,内法外儒的一种体制,对广大百姓宣扬儒道以示政府的怀柔,而对政府内部又施以严酷的刑法来约束大臣。《汉书》评叙刘彻“雄才大略”,《谥法》说“威强睿德曰武”,就是说威严,坚强,明智,仁德叫武。
  董仲舒改造了先秦儒家思想,提出了几项主张:
  1.罢黜百家,独尊六经
  2.天人感应,君权神授和仁政
  3.大一统
  4.发展了礼成为三纲五常
  这几点貌似专为帝王度身定做,你也可以说拍到正地了,任何一个帝王都无法抗拒的,呵呵。就这样儒家靠摇尾换来君王支持。从汉武帝始,君王开始对权力疯狂的痴迷,拼命的集权,此时也迫切需要一种理论为其正名、鼓噪。董儒生的改良版的儒学思想正当时,双方一拍即合。双赢,哈哈。其许多改良,已经和夫子最早的思想貌合神离,甚至故意曲解,完全没有节操啦!
  董仲舒公然把经过他改造甚至是变造后形成的“表儒里法、儒法合流”的理论主张说成是应得到“独尊”的“儒术”,这实际上已经是欺师灭祖的行为了。而后世的所谓的“大儒”们,如孔颖达、程颐、朱熹、王阳明等等也都是在这个大框框中打转转,讨论一些玄而又玄的在当时的科技水平根本认识不了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此时的儒学号称的忠君(注意没有爱国)完全是愚忠,无条件的服从君王。
  实际上 孔子对君臣关系的主张是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但孔子更强调后者,更反对“臣不臣”。相反,孟子则更反对“君不君”,他把君臣之间的关系看成是比较平等的:“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黄宗羲的观点更是“激进”,他认为“臣之与君,名异而实同”、“缘夫天下之大非一人所能治而分治以群工”,即君与臣都是为治理天下的,只是由于“天下之大非一人所能治”,所以君臣之间只是分工不同而已。这实际上已经有超出“忠”的意味了。难怪乎黄宗羲明确地提出要限制君权。
  实际深得先秦儒学孔孟之道的当推清初之顾炎武、黄宗羲、王船山,清末民初的谭嗣同、章太炎,民国时期的梁漱溟、钱穆等。这些少有的“真儒”一直以解构“儒法合流、法道互补”,批判专制高压统治为自身的责任,这也应是知识分子的历史责任所在。
  儒家思想博大非一日之功,几千年来的先贤不断的思考融通汇成今日之大江。帝王选择其作为治国理学,不是它有多么的先进和科学而是其理论发展逐渐完善适合其统治。这种完善其实更多的是断章取义,为我所用。所以我们的传统有如此多的矛盾的地方。
  选择性的教化读书人,让其走上愚忠的节奏上来,让读书人认为功和名就是正统,正统就是为君王做事。其历史使命就被局限在: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因而才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但其出发点并不是教化万民明智而是统一思想。
  可悲的是历史上许多读书人为大众所知,却多是在城陷国破的存亡之秋。是他们的气节成全了儒家的忠君思想,还是儒家的教化毒害了他们,仁者见仁。其不屈的反抗精神鞭策、勉励后人前赴后继、步其后辙,并冠之于:民族气节!但那真的就能代表我们的民族精神吗?犹太人在以色列亡国两千年后复国,其民族精神不会是最爱读书这么简单吧!有人讲:厓山之后无中华,那我们现在又是什么民族呢?
  其实,历史上读书人的最高理想可能就是为君王尽忠了,即便是理念不同,士为知己者死嘛,君叫臣死臣facebook,看过一文讲的是大臣竟然以纷纷受廷杖为荣!呵呵,已被蒙蔽心智,愚不可及妄谈读书人了!君王不知道的是臣子的死谏又有多少是为了留的身后名,还是为江山社稷、黎民百姓着想。有时,下狱治罪反而是一种成全,啊!儒家之毒,病入膏肓矣!
  我们这个民族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伟大,在危机存亡的时刻,大部分人选择活命本也是人之常情啊!有的选择做汉奸也不足为奇,不足为耻!要说起我们可能都是汉奸的后代,当年屠杀我们的大部分不就是汉人自己嘛,对抗外辱时,他们贪生怕死,投降叛变后异常勇猛凶恶?历史上我们本民族自相残杀死的人远远超过抵抗外族时。大家彼此彼此。当然也不用妄自菲薄,先前的许多民族英雄也好抵抗外辱也罢,一旦被统治者刻意宣传,那其意为何?大家心知肚明。每朝都会大肆宣扬正统思潮,即是宣传那就有可能被夸大,其本质最终还是教化大众为其尽忠、愚忠。儒家在这当中推波助澜责当首冲,不考虑人性而局部放大,“存天理灭人欲”无视客观、无视人性其心可殊、其志可恶。
  夫子说:”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其奴隶主思想一览无余,也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真实写照。看看我们身边的百姓,其大多数识文断句的人仅仅就是能谋生而已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被奴役(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那是自掴其脸,那还不是是我们选择性的教化导致的。俺本学期给藏班的孩子上课的,俺能感觉到他们对知识的渴望心灵的单纯。也能感觉到他们基础之差、见识之薄,讲课不易啊。藏族传统孩子的教育是从喇嘛庙习得,而伊斯兰世界的传统孩子接受教育是从清真寺的讲经开始,泰国的孩子也是从寺庙开始启蒙。岂可一概而论,现今西部的政策不允许寺庙讲经授课,草率!孩子们从小对知识的渴望是天性,他们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任何思想都可能轻易的入驻。看到他们的空洞眼神你可能明白反恐岂是别家事,自此中华无安宁。俺只有长叹奈何,自作孽,不可活。自己种的因,到头来不明白为什么结果?)稍有思想的读书人其思想还是自己的吗?有觉醒的思考者要么被同化或者被消灭,一定要被统一到主流正统上来,从这一点讲儒家难辞其咎。
  是儒家刻画了国人的性格,还是民性本就如此?两千年啊,要刻画也是深入脊髓了,无从得知了。有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儒家太强调理想,太强调人性至善,对君王的贤明要求太高!对人的品德也要求甚高,其大一统的社会应该是人类最终理想。这注定是脱离实际的梦想,这种乌托邦式的理论怎能指导实践?我们一次次的败在蛮荒的冲击下,又一次次的不知悔改的爬起来重建梦想。我们也曾靠着君臣的贤明建立过灿烂的文明,持续几何?也曾被外族奴役受尽屈辱,不思己过。许多民族菁英的结局宏观到民族的悲剧说明:超脱了人性,靠仁义,以德服人注定是悲剧!我们痛定思痛、好好反思,从灵魂深处思考一下:人是不是来自于动物,人性是不是嗜血的,社会是不是丛林,国家是不是流氓。
  我们民族的悲剧真的是儒家造成的嘛,不是嘛?呵呵,我只是随便问问,能给我一个理由最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