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

  今天去火车站接一个退伍回来的大学同学,经过部队的熏陶,确实有了不少的改变。不过,乡音依旧无改。两年前这个时候,我在海峡网实习,因为那一点可怜的工资,我没能请假去送他,对于这件事,我一直都深感愧疚。特别是在部队里,他还经常给我打电话。两年的时间就这样过了,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转行了,和小张分开了。当然还有很多迷茫的时刻,直到现在依然挥之不去。

  晚上,几个许久未见的老同学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才得知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当年钓饵当啷的同学也考上了事业单位,过着安稳的生活。还有很多女同学都已经嫁为人妇,小孩都快要降临世间。再看看现在的自己,有时候觉得很失败,虽然这一年在电视行业的成长对我而言是巨大的,但如今的我,依然过着这种并不安稳的日子。

  流年似水,当年师友尽豪英,我却依然坐在电脑前,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很想突破,很想改变。然而生活总有太多的无奈。没有太多的期待,有时候感觉看不到未来,当工作只能是工作,只能是养家糊口的工具的时候,所有的斗志都失去了色彩。离玛雅人语言的世界末日,越来越近了,有时候,我还挺希望那是真的,这样,我就可以心无旁骛的过好每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