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这只猫不知道来了多久了,也许是三年,或许是四年,大概是七八年吧。
平时这只猫只是躲在窗台上悠闲地睡着觉。也许是春暧花开,或许是不满足于pm2.5值暴表,大概是受不了隔壁母的嘶叫,最近从阳台上下来活动了。张张嘴、蹬蹬脚,努力把身体拉长成木乃依一样:“我起来啦”它臃懒地叫着。我一向憎恶这副嘴脸,牯大眼睛盯着它,它倒也若无其事,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我顺手拿起身边的扫帚想给他一下
“你疯了么”它大叫着
我心想,好歹你也为我家作了这么多年的贡献,不打你也罢,就收起了扫帚。
老婆买菜回来了,开门径直走向厨房,这只猫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年纪大了也不知道它在厨房说了些什么。
“你刚才打它了啊?”老婆问“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动它”
“不敢,不敢”我胆怯地回答。
那只猫把尾巴翘的老高,像模特一样从我身边走过。
“过来给我捏捏腿”这只猫用着让人极其厌烦的语气呼叫着我,我连看一眼它的勇气也没有,转身走向厨房,或许是我根本不屑于它这副嘴脸。
“老婆,什么时候帮我把头发剪了,你看,都和猴子一样了”
“再说吧!”完全没有想和我进一步说话的意思,想着跟了老婆这么多年,什么事都是任劳任怨,说做就做。怎么就不能帮我做点事呢?无力的反问,毫无生机的对白。我走向窗台,看着外面纷繁的世界,虽不见明媚的阳光倒也是风和日丽,嫩绿的树叶上夹杂着楼上的鸽子粪。
我何苦于放不下眼中的这点鸽子粪呢!我爬上窗台,倦缩着身体,睡起了懒觉。
“你改变不了”一个声音传来,又是这只猫。

来源:微信投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