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手机的时代

没有手机的年代

那是在1989年的春天,一个周日的午后,王同学要去Z大找他的高中女同学。事先没有和女同学预约,不一定有结果,一人独来独往太无聊,他就要我和他一起去。我们两个学校距离不算远,沿着金水河走十分钟就能到达。这一路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空气中香气阵阵袭来,蝶飞蜂舞,正是各种动物花草的恋爱季节。虽然我俩是医学生,可都对文学有着极大的兴趣,平时很能谈到一起来。

“我一定要40岁开始写作,现在主要是会生活,多读书,积累。”王说,“你要知道,文学已经衰落了。”

这种新奇的说法让我不禁对王瞬间仰视。

“我们应该恋爱,恋爱才是文学创作的动力。”

“其实我们学校女同学不是挺多的吗?”我弱弱地说。

“量多质次,背个黄书包,拎个红茶壶,行色匆匆在教室和寝室之间,气质不够,到Z大你就明白了。”

“好的也不少呀。”看着王一脸严肃,目光坚毅地看着Z大方向,我就着口水一口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达Z大的女生楼下。这里女生来来往往,果然漂亮者众。不过戒备森严,楼管阿姨身材魁梧,目光炯炯,正监视着楼前的一草一木,感觉即使是只公猫也不容易逃得过她的眼睛。三十六计问为上,我俩找了半天,找了一个容貌一般者,谁知道她脾气反而大的不得了,目不斜视,理都没理我俩就过去了。我俩也生气,大发感慨:丑的也不见得脾气就好呀。干脆找个漂亮的试试,这个同学反而停下脚步,大眼睛上下看了我俩几遍,基本把坏人两个词从我们脸上排除了,才答应上楼给我们传口信。

我们俩左等右等没有消息,这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男生趁楼管不备,‘嗖!’地一下混入女生群中上了楼,动作潇洒利索,我俩真是羡慕呀。从王的眼神中,我已经感觉他要试一试身手了。我是不敢,从小到大,投机取巧的事从来没有成功过,早就死了这条心。王选了个时机,攥拳蹬脚正要冲刺。只听楼上一阵喧哗,高大的楼管已经拧着耳朵,把刚才闯楼的利索男给弄了下来。嘴里还大声地嚷嚷个不停。“想骗过老娘的双眼,门都没有。”刚才的利索男已经脸色发白,浑身颤抖不已。

看到此景,王头朝我一扭,轻声说了一句“我们到河堤上看看有没有机会。”

河堤这边是女生楼的朝南面,我俩刚立住脚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喊人。原来是个粗旷男生仰着脖子在冲着女生楼大喊:小芳,小芳。嘿,不多一会,还真来了个娇小玲珑满脸兴奋的女生,粉拳一顿后,俩人手挽手走了。这粗旷男玲珑女的所作所为明显刺激了王,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楼前:安红,安红的大喊,不多一会儿,我就看见一盆水从天而降,幸亏w转身及时,没有淋着多少。

“好不容易周日,不要吵了好不好,能不能让人休息会儿。”伴随着大吼声两个面目狰狞的女生在四楼的窗前一闪就不见了。

“看来我俩要等待,”王平静地抹去头顶上水滴,“恋爱最需要耐心和等待。”

“我们每个半小时叫一次,这样被泼水的可能性就降低了,”王仔细思考了一下说。

于是我俩就坐在河堤边上,一边聊天一边等待,还真不知道王五年级就开始恋爱了,一直恋爱到高三不拉到,女主角换来换去,其中还有热恋。这可叫人心里不平衡呀:同样到医学院,一个冰清玉洁;一个饱经风霜。说恋爱影响学习,到王身上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了。

“有半个钟头了吧王?”看看腕上的上海表,我提醒到。

“安红,安红~”趁水没有泼下来,W喊了两声,赶快坐到我身边,继续聊。

“没有谈过恋爱的男生,白开水一个,女生不会喜欢的。”

“虽然我谈过好多个,但打死不要说出来,表面上还要装天真,这样女孩看着你既单纯又有味道。”

“我明白了,恋爱也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呀,就像数学,得多做几道题,就像语文,得多背几篇课文,就像物理化学,得多做几次点火实验。”我的高考综合症还没有结束。

“你太善良,谈一次就行,估计会有女孩会喜欢你这一类的。”明显王是在安慰我。

“恋爱的成功,不在于运用你的好,更在于运用你的坏。”

“恋爱中还要使坏?”我一头雾水,“其实这楼里也有我的女同学,这样大声叫人我觉得不礼貌。”

“真要喜欢她,大声叫有可能就是你的啦”。

“女生总喜欢成熟的男生,可没有实在在的经历我们男生怎么成熟。”

“慢慢领悟吧。”

“安红,安红?”王跑到楼前又是两嗓子。

“现在六点了,再晚学校就没有饭了。”王转身要走,关键时候食欲又占了上风,爱情就要退到一边。不巧我鞋带开了。我刚开始穿皮鞋,还不老练。这是在老农贸市场买的最便宜的一双皮鞋,那时候老娘搞了半天价,几乎要和买鞋的吵起来了,我脸皮薄躲得老远老远。

“同学刚把口信送到,又听到你在楼下喊。”系好鞋带后我俩刚要起身,一阵女声在我们身后传来。

就这样,王开始了他的恋爱;我那天晚上得到了一碗美滋滋的大碗羊肉烩面,不过不是合记的。

后来他俩感情深了,细节知道的就更多了:女同学早就知道我们来了,而且工学院也来了一个。她们同学打赌,看医学院的和工学院的谁坚持到最后,工学院路远,学校开饭早,就在我系鞋带的功夫撤退了。有时候的失败和成功的差距,就是多系个鞋带的时间。所以,王得感谢我们县农贸市场1989年4月1号卖出的最便宜的一双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