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青春!

  和小张一起看完了台湾版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老实说没有太多的感触,只是淡淡的感觉,只是觉得不过是一部清新的台湾偶像剧。王晓峰说,我们大陆拍不出这样的电影是因为我们没有青春,我觉得这句话不是很对,其实电影里大部分的情节我们都经历过,我们不是没有青春,而是青春在现实的面前早已灰飞烟灭,所以如果是在两年前看这部电影或许我会有很有感觉,可惜现在我已经走上了社会,校园里美好记忆在下了电影银幕之后就会遭遇现实的冲击。

  我相信给这部电影打高分的人,大多是学生朋友,因为在校园里你确实有很多时间去做这样美丽的遐想,在豆瓣上看到的影评,有些都道出了我的心声:

  坦白讲,这不是一部成熟的电影,编剧兼导演九把刀既缺乏剪辑功力,也没有驾驭一个好故事使之成为剧本结构的能力,他更无法在一部青春电影片中承载起有关青春的价值和思考——而这其实是重要的。某种程度上说,他只有能力去尽力完整地呈现那段他已经无法抓回,却又不舍抛却的回忆。

  相比较在30岁拍出记忆碎片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在31岁拍出剪刀手爱德华的蒂姆?伯顿,在34岁拍出杀手莱昂的吕克?贝松,在33岁拍出七宗罪的大卫?芬奇,以及同样在29岁那年就拍出两杆大烟枪和光荣之路的盖里奇、库布里克,已经32岁的九把刀肯定是个没有前途的导演。把“那些年”吹上天显然也是不恰当的。

  但是他的真诚,那份对于逝去青春的怀念、崇敬甚至有些惶畏的态度,足以让每一个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致以敬意。

  台湾人骨子里确实有一些更“纯粹”的东西,他们的“久负盛名”的文艺腔不是杨德昌侯孝贤们关在黑屋子一边绞尽脑汁一边狂打手枪意淫出来的产物——他们是真的很文艺,而这种文艺的源头,在于对美的东西的真诚的向往和追求。

  大多数台湾人没有内地人思维中的装逼、蛋逼、纯爷们等等概念,不会有对“小清新”天然的讽味,不会有对“小资”莫名的敌视,不会有对“文艺青年”称谓扭扭捏捏的闪躲和自嘲,也不会有对“青春偶像剧”与生俱来的俯瞰的鄙视。

  我觉得在某种维度上说,这是内地文化背景现状的一种悲哀,我们似乎总有太多自命不凡的优越感,似乎只有最具深度的才华的高雅的专业的苛刻的文艺作品才配得上我们高贵的灵魂和内涵。

  幼稚的人找不到女朋友,天真的人得不到理解,善良的人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傻逼,工作以后还套牛仔裤T恤衫的男人肯定没本事,工作以后还穿学生装绑马尾辫的女纸那是在装纯,而装纯的女孩肯定不纯。讲话太深度人家骂你装孙子,讲话没深度人家理都不理你,讲话深度刚刚好说明你丫没个性,索性不讲话,只能一个人慢慢变老。

  看到一个30岁的大男人或者40岁的老女人还在悲春伤秋、唏嘘回忆、感怀青春,好像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忒没出息——所以,纯爱的简单范畴的电影,诸如台湾的海角七号,日本的世界中心呼唤爱,韩国的假如爱有天意——这类影片,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这类影片其实是很好很好的,尽管它并不高级。但是人们需要他。这是所有人的青春,一去不返。

  节选两端影评,基本能说出这些问题,在大陆确实没有这样的清新的土壤,特别是互联网爆炸的今天,这样纯粹的电影也没有办法让我们产生更多的共鸣,我们已经被这个环境所同化,也许你被电影深深得感动,也许你觉得很无趣,但无论如何,下了银幕这一切都将回归现实,惨淡的现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