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网络腐败

  前不久,一份百度公司内部邮件披露,因收钱违规删帖,三名员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另一名员工作开除处理。网络腐败首次在知名门户网站,揭开冰山一角。

  在中国的网络世界,金钱、邪欲、权力和〝网络水军〞,制造了无数个暴风眼,在网络世界兴风作浪,掀起过无数个邪恶的舆论颱风,搅乱大众视听,愚弄百姓认知,捏造网络民意,将良知和正义一次次卷入汪洋大海的底层,抛入海沟,埋进万年淤泥。利用公权寻租,是腐败;玩弄公共信息平台,以图非法牟利、打击竞争对手、诬陷他人名誉,当然也是腐败,是社会性腐败,也是公共管理的腐败。

  2010年7月,蒙牛集团未来星品牌经理安勇,与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公司董事长杨再飞、副总经理肖雪梅,员工赵宁、郝历平、马野等人,合谋策划、组织、调动大量网络资源、水军,有针对性的攻击伊利〝QQ星儿童奶〞等产品声誉,给伊利和圣元奶业造成重大损失。此案当年10月告破,以上涉案人员被刑拘。这案子亏得害的是伊利,它财大气粗,可以轻松调动警方、政府、奶业协会、卫生部等官方、半官方资源,迅速灭火。即便这样,事件当中,也造成了圣元国际20多亿元损失,而制造这一攻击的成本仅约28万元。网络危害可谓低成本、高产出。如果换一个势单力薄的中小企业呢?被玩死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同年7月,〝霸王〞洗发水也遭遇这样的厄运,一天之内,公司股价狂跌14%停牌。虽经紧急公关救了一老命,但已使〝霸王〞王气大损。

  这种在网上兴风作浪的〝公关公司〞,据统计,〝正规〞的公司目前超过1200家,仅有一家网站或博客的网络公关小作坊,则数以万计。正规的、非正规的从业人数总共大约50多万人,而临时雇用的网络水军,更是多得无以估计。通常,公关公司展开网络业务,会找专业的网络互动公司(供应商)执行,互动公司拿到业务后,会联络固定的〝水军头目〞进行业务分配,〝水军头目〞再指挥〝广大水军〞进行发帖、发博文、发信息邮件等常规作业。到了〝水军〞这个层次,就是纯粹的体力活了,重复基本相似的作业内容,好像打机关枪,不断发射子弹就可以了。

  能量大的公关公司,除了拥有〝水军部队〞,还和一些主流网站的编辑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同时,也会自己养一些〝大号〞,如点击量过亿的博主,粉丝过百万的微薄账号等。编辑们有偿发布的〝文章〞,往往处于网站的主流版面,较具〝权威性〞,对网民易于产生影响力,价格大约每篇百余元。公关公司既提供发帖服务,也提供删帖服务,甚至做〝病毒营销〞。不同网站删帖难度有所不同,删一条新闻价格大约可分五个档次,分别是 800元、1000元、1500元、2000元和3000元以上。

  如果客户有钱,一边让〝水军部队〞大发有利的帖子,一边买人大删不利的帖子,如此,一个坏公司也可维持良好声誉。相反,若遭他人花钱恶意攻击,一个好企业也会成为一个坏企业,甚至被〝水军〞杀死。网络腐败的邪恶就在这里。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数据显示,50%以上的网络发帖,都是出自网络公关机构。网络公关业的毛收入,2008年就超过了10亿元。

  〝水军士兵〞在这一场场搅混水的风云大战中,饷银却相当微薄,基本还是炮灰角色。网查一条〝水军〞招聘广告,云:每个回帖0.1-0.4元,每篇原创文章5-10 元,工资每日支付……这是2011年以后的价格,前些年通常是发帖一次0.6-1.0元,回帖一次0.4-0.8元。现在,失业大军激增,广大学子贫困,大量加入〝水军〞,导致单贴价格大为贬值。据了解,通常一个勤奋的〝水军士兵〞,辛辛苦苦一月下来,也就五六百块收入。

  韩寒最近有篇文章是谈〝五毛党〞的,他说突然发现〝五毛党〞数量剧增,大有包围〝观众〞之势,而以前,则是〝观众〞包围〝五毛党〞。细究原因,其实并非〝五毛党〞数量增加,而是单贴价格跳水,变成1毛了。今后该叫〝一毛党〞了。价格大跳水,〝五毛〞们为了维持原有收入水平,就不得不超负荷加码工作量,发比以前多数倍的贴。于是,〝观众〞们觉得好像〝五毛〞增加了好几倍。

  〝五毛〞们应该向中共中央维权,抗议掉价,我可以向你们推荐几位不怕死的律师:高智晟、郑恩宠、江天勇、唐荆陵等。或者,向国际劳工组织投诉中共,虐待劳工。

  〝恶意差评〞是专门和网店作对的。通过购买网店的廉价商品,取得评价资格,之后,给网店妄加恶评,逼迫网店花钱消灾。这么干既然可以生财,当然就会成为〝行业〞,于是,产生了〝差评师〞,职业敲诈的家伙。这伙人的数量有说数万,有说数千,常常被他们盯住鱼肉的,是那些在行业经营出色的钻石级网店。人家苦心多年打拚出个名堂,他一条恶评就要人家的性命,这也实在太不公平!因此,这种〝差评师〞,应该叫〝敲诈师〞。

  不公平的还有另一面,许多网店是卖假冒伪劣的,顾客上了当,当然要合法差评。可是,真差评了,这些流氓网店店主,就要骚扰、恐吓你了。甚至,珠海一位顾客还因此被人家给砍了。买了水货,还不让说,说了又要砍人家,这还有天理吗?

  这方面政府没有很好监管。但另一方面倒是有力监管了。一些〝热心〞百姓,办民间反腐网站,收集信息,披露腐败官员。其中自然有人以此敲诈生财,于是,共产党以此为由,把民间反腐网站全关闭了。民间反腐反个屁,这本来就是我党内的事,小老百姓操什么閒心,吃饱了撑的啊?敲诈网店可以,敲诈贪官绝对不行!这大概也算是另外一种不公平了。

  刚才提到了〝五毛党〞,他们和〝网络水军〞应该是友军来的,差不多一娘生的吧。因为,他们都是雇傭的〝网络评论员〞,只不过,前者吃政治饭,后者吃经济饭,领域不同罢了。

  〝网络水军〞在金钱作用下,将消费领域的网络舆论搅得昏天黑地,扭曲了是非黑白,倒置了天堂地狱。〝五毛党〞则在金钱与权力的驱使下,在政治生活领域里,把公共舆论搅得乱七八糟,将大众的脑神经剪得支离破碎,形不成自己的世界观。〝网络水军〞和〝五毛党〞的共同爱好就是都喜欢扭曲的天空与混浊的污水。

  一份官方档案中提到,2004年10月开始,湖南长沙市委宣传部公布的网评员底薪600元,每帖按5毛钱加薪。此说法被认为是〝五毛党〞一词的来源。那个时候,中央正在大力提倡机制创新,长沙的做法无疑也是一种〝创新〞,被大力提倡、推广、学习,于是,〝五毛党〞发展迅猛,星火燎原。到现在,几乎每一个有网站的中共机关,都雇傭有网评员。县委、区委、部、局、厅、纪委、办、镇、学校、法院、报社、电视台、国企,等等,都雇有自己的网评员。法新社认为,中共至少雇有几万名网评员。但中国社会许多人估计,加总各类机关、部门雇傭的正式、非正式〝政治水军〞,数量因该也在几十万人。到底多少,也许只有共产党倒台了,我们才能彻底清查。

  〝五毛党〞管着国内网络舆论,还兼管着国外舆论,生怕国外人也说共产党的坏话,是内也堵,外也堵。我们浏览博讯网页时,就常常看到恶意攻击和谩骂的评论,有经验的读者,一眼就能判断出那是〝五毛党〞的口水。为组建〝五毛党〞,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选拔〝政治素质过硬,网络技术水平高的同志,组成网络评论员队伍,他们要用网民可以接受的方法和语言,积极引导网上舆论〞。可是,假的就是假的,再变还是白骨精,到现在,都培训、实战八九年了,〝五毛党〞的水平还是没什么长进,一露头就会被网民发现,召集大伙一起来围观、调戏、取笑。

  国内,甚至一些寺庙,也招聘有网评员。怪不怪?出家人、修行人,也搞弄虚作假,说假话、办假事?这也不奇怪,中国现在的和尚,呵呵,真修行的可没几个,大多是守着一个庙,赚香火钱,赚门票钱。有不少庙,是给旅游开发公司承包了的,声誉影响生意,名声不好的这些假庙,当然要雇网评员了。我家乡牛山上那个朱雀寺就是这种情况,网上有人批评那假方丈在庙里养女人、玩女人,还经常带女人去包房吃火锅,却偏偏就有人大量发贴反击、辩护。一看,居然一个小寺庙都养〝五毛党〞,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养几十万〝五毛党〞,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少林寺现在是恶名远颺了,却也有它的〝五毛党〞在竭力奋战,为伟大的寺庙经济改革家释永信方丈不分青红皂白地辩护。

  努力啊,〝五毛党〞,尽管人民讨厌你们,祖国恶心你们,但党深深地地爱着你们。你看,现在,在唐山市委的文件里,你们的名字美曰: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文明的传播者啊,党把你捧为天使啦,尽管你确实只是一个地狱的小鬼。可在是非完全扭曲的中国,谁能看得清你的真实身份啊!

  在中国的真实世界,在中国的网络世界,没包装的鬼和包装的鬼,遍及天空与地面,老百姓,我们就糊里糊涂地过吧。要想分辨人鬼,比生活本身还累。所以,在中国,最实用的生活哲学,居然还是那句话——难得糊涂。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